大家关注的是戏中戏,是宰夏的入戏太深,但是有没有一种可能,宰夏一开始就欺骗了观众,他心里明白自己不仅仅是入戏太深而是真的爱上了佑英,但有俩个人没有被欺骗,一个是宰夏的妻子熙媛,一个便是他自己最先陷进去的毋庸置疑是佑英,一个靠颜值的小年轻和一个实力派老演员,就在宰夏深情的对戏时,佑英一下子就陷了进去,他被动的被带到角色中,而宰夏却能轻易的收手,成熟的演技使宰夏收放自如,但佑英却当真了,所以他频频诱惑,具体就不剧透啦,终于两人在仓库坦白了自己的感情,2分钟的吻戏也是对演员极大的考验,佑英一开始的被动到主动,在心理学角度,当佑英愿意张开手臂拥抱宰夏时,说明他愿意把自己交出去,毫无保留的,接受着宰夏的爱,可惜他还是太天真,他以为的爱情是白色,是甜蜜,可宰夏给他的爱情是红色,是窒息

一切美好被打破或许是宰夏放开他的手时,也或许是发布会上的澄清,体验者演技派,真的只是因为这样才会吻他,真的是因为这样就会把他带到自己的秘密基地么?只有宰夏自己清楚,他想这样弥补自己差点犯下的错误,一个老练的演员,怎么可以入戏太深呢当然有人认为空白的笔记本证明,宰夏能演好每一个角色,是因为每次都全部投入,但在遇到佑英之前他并没有任何全部投入的后遗症,所以他一开始爱得不是剧中的弟弟而是佑英本人,但许多因素告诉他,他该放手了,而佑英呢,佑英做了一个疯狂的复仇计划,就是吧singer变成自己,把自己变成singer,当他迷惑宰夏时,宰夏误以为自己的妻子熙媛被杀了,所以他念错了台词,俩个人拼命宣泄着,看似是话剧的落幕,其实也是电影的结局,佑英没有挂安全锁,当他跳下去时,他便是那个飞蛾扑火的singer,而宰夏,落幕后发现佑英没有回来,他惊慌失措,跑去找他,看见那人如失去生命般的倒在地上时,宰夏突然明白,他爱着的一直是佑英,自己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,所以他一直呆呆的看着那人从地上站起,看着那人离开,坐在镜子前久久不能回神,道具是电影里的点睛之笔,一开始的锁链,到最后的手指,宰夏没有捡起手指,对啊,为什么要捡起呢,我爱的一直是佑英,但即使明白又能怎样,所以他把手指留在了那里,最后当他的妻子握住他的手时,也暗示了,宰夏的手虽然是完整的,但实则是残缺的,就像他和妻子的爱,他已经无法像以前一样深爱妻子了

影片中有一个暗示,当熙媛向佑英说第一眼看到宰夏时,做了个掏心的动作,表明自己被宰夏迷住夺走了她的心,而影片最后,当宰夏以为佑英死了的那一刻,他突然明白自己已经回不去了,不仅仅是入戏太深,而是真的爱上了佑英,但现实又不允许他去爱佑英,所以他一直呆呆的,像是丢了什么,影片最后熙媛握住宰夏的手,而宰夏任由熙媛拉着自己回到现实,但谁都明白,仅仅是身体回去了,心却永远的丢在了佑英那里,所以宰夏才像一个没有生气,任人摆布的玩偶

而最后佑英对宰夏说的那句看似挑衅的话,表面上是讽刺,实则是控诉宰夏随便的玩弄自己的感情,没有复仇后的喜悦,而是一股淡淡的悲伤,佑英欺骗着自己,自己胜利了,以此来掩饰受伤的心,包括在话剧中,以一种自虐的方式去表演,他这么极端的,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演技,仅仅是为了向宰夏证明自己,也是讽刺宰夏以演技为借口抹掉两人的感情,举动虽然幼稚,但又让人心疼,宰夏那么轻易的抛弃了自己重视的感情,所以他也想给宰夏的演艺生涯中抹上败笔,两个人的爱,一个热烈,一个隐忍,就像两个人一样,佑英的爱来的单纯,恨来的也单纯,而宰夏却要顾虑很多,但他俩却有一个共性,都是深爱着对方,却欺骗着自己的可怜人……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Alice
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